• 第二十章全文完(1/10)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天气越来越冷了,山里虽然还没有下雪,但已是寒风刺骨,土匪不给我们穿衣服,白天我们只能缩在囚笼里瑟瑟发抖,只有到了晚上,在土匪们的被窝里,或在男人充满蛮力的身子下面,才能有一点温暖的感觉。

          恶梦伴随着寒冷再次降临了。按我的记忆,大约在我们被俘后100天的时候,也就是1951年新年过后,肖大姐忽然出现了临产的征兆,我们心里都紧张起来。我虽然没有结婚生育过,但女人10月怀胎还是知道的。算起来,被俘时大姐怀孕4个多月,到现在才7个多月,怎么会临产呢。可我们真真切切地看到,大姐这几天经常肚子疼的浑身发抖,直冒冷汗。她告诉我,她感觉到胎动强烈,宫缩也越来越频繁了。这些名词我都是第一次听说,但大姐曾在野战医院当过政委,听说军里几位首长的孩子都是她带医生去接生的,对此很有经验,我相信她的感觉不会错。在一次大姐疼的头冒虚汗、低声呻吟的时候,我猛然想起郑天雄说过的话:土匪可以让女人两年生三个孩子。难道他们给大姐吃的饭有什么蹊跷,或是长期被男人高强度奸淫的结果,难道大姐她们真的会变成土匪的生育机器吗?我忽然记起最初郭子仪是说让这个孩子听天由命的,后来知道了肖大姐的身份突然又决定让大姐把孩子生下来,这里面难道有什么阴谋?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发现大姐也是忧心忡忡,我明白她是在替将要出生的孩子担心,这孩子出生在土匪窝里,会长成什么样子,会理解和原谅他生身母亲的悲惨境遇吗?后来我才明白,我完全想错了,我真的是太天真幼稚了。尽管土匪们发现了大姐身体的异常,但拉她出去奸淫的次数丝毫没有减少。我几次在给郭子仪舔的心满意足并让他痛快地泄在我身体里后哭着哀求他让大姐休息几天,并保证用自己的身体加倍补偿,但他总是阴笑着摇头,还振振有辞地说:“别的女人都伺候男人到生孩子的那天,她为什么不行?”看我担心的样子,他咬牙切齿地说:“放心,她死不了,我也不会让她死!”就这样又过了两天,大姐的肚子疼的次数越来越多,间隔越来越短,终于,在一个寒冷的冬夜里,在一个土匪的身子下面,她生了。那天我们四人一同被拉去慰劳一伙要下山的匪徒,大姐在最外边的一张床上,我紧挨着她。大姐被拉出去之前就已经差不多是每隔两小时肚子疼一次了,躺在床上她脸色苍白,头上冷汗不断。那天有50多个匪徒,几乎是一个接一个不断地压在我们身上,开始不久大姐就呻吟起来,这是很不寻常的,因为她被奸淫时从来不出任何声音,我听出来,他的呻吟与匪徒的

          ↑返回顶部↑

          目录